一千零一夜第一夜•聖潔人妻•性戲沈淪 伎女的现实生活[11/11] – 941novel修正版

pm3.us
越來越熟練的杏子不再一開始便直接含著陰莖套弄,她從龜頭往陰囊親吻,
在手上吐了口甘美的唾日本avj电影液,握住信雄的陰莖輕輕的套弄。

「喔……嘶……」

信雄很享受的發出聲音,她撥開遮住杏子俏臉的長髮,讓杏子淫蕩的表情能
讓他清楚看到,從抗拒到害羞,從害羞到主動,從生澀到熟練,眼看著學生時代
最愛的杏子,從聖潔的高處一步步墮落,那種成就感甚至超過得到全世界。

杏子在舔吮一陣後,張開了嘴含住信雄的陰莖,對情慾的渴望,由口交作為
發洩,賣力的吸吮下雙頰下流的凹陷,還會在中途發出「囌滋囌滋」的聲音。

「喔……要射了……喔喔……」

這是信雄第一次這麼快想射精,雖然他並不害怕姦情的曝光,但隨時可能撞
進來的刺激仍影響信雄,再加上杏子今天特別的激情,都讓信雄有著比以往還要
強烈的射精慾望。

信雄射精後並沒有馬上退出來,更清楚的說法是,杏子並沒有馬上的將陰莖
吐出來,她在信雄射精後,將精液吞嚥了下去,並且用舌頭仔細清理著信雄的陰
莖。

「杏子……」

信雄沒想到杏子竟然肯主動做出這樣的事情,一股熱情直衝腦頂,將杏子撲
倒在床上,分開杏子的美腿扶著陰莖,興奮的長驅直入。

「噢……唔……」

杏子的舉動讓信雄瘋狂了,激情的吻著美系的雙唇,下體像搗杵般猛力的聳
動,杏子也激情的扭動著腰部迎合著。

兩人相吻著,彼此情慾的氣息噴發在對方的臉上,雙唇不能分開,恥穴強烈
的性感衝擊著腦海,杏子知道一分開她便會忍不住的發出呻吟,雙手緊摟著信雄
的脖子繼續和信雄的舌頭癡纏奮戰。

「唔……嗯嗯嗯……」

強烈的性感伴隨而來的是一波洶湧的高潮,杏子浪情的顫抖著,肉洞劇烈的
緊縮著。陰道緊縮帶給信雄強烈的快感,因為不想這麼快再次射精,他將陰莖退
了出來。

「信雄學長……太厲害了……這樣下去我會崩潰的……」

壓抑著快感的呻吟,冒著被丈夫發現的刺激,讓杏子短短的時間內就洩的一
塌糊塗。哪怕只要在一次高潮,都能讓杏子徹底的崩潰,不顧一切的浪叫。

「那……就讓他崩潰好了……」

信雄露出了惡魔的笑容,他擡起杏子修長女人器官结构图片大全的大腿,貼著自己的胸膛,再次挺
進了杏子的膣穴。

「唔……」

性感已經無法克制的攀升,杏子咬緊了自己的手指,拼命克制自己的呻吟。

「啾……」

信雄親吻杏子性感的小腿肚、白玉般的腳踝,舔弄著敏感的腳底板,吸吮著
美味的腳趾頭。

「噢……不行……我忍不住了……信雄學長……噢噢……」

在被侵犯的美腳傳來那股酥麻的快感時,杏子徹底的崩潰,不顧一切的叫了
出來。

「忍不住就別忍了……叫吧……把妳的感覺說出來吧……」

「啊……信雄老公……噢……雞雞好大……好脹……幹的好深……好爽……
啊噢……不行……又要洩了……要高潮了……啊啊啊………」

杏子已經不管會不會丈夫被發現,高潮的喜悅和情慾的釋放讓杏子自願的沈
淪在無邊的慾海裡,萬劫不復。

「舔累了吧,口渴了嘛?來……張開嘴,好好享用我的聖水吧。」

美織從位子上站起來張開了雙腿,對著炎輝仰望張開的大嘴,從肉縫尿出一
道美麗的弧線。

「咕嚕……咕嚕……」

「好喝嗎?」

「好喝……」

「來吧,幫我舔乾淨……。」

美織坐回了椅子上,張開了雙腿。

終於能舔到美織性感的媚穴,期待已久的炎輝興奮的靠了上去。

「嘶…………」

「啪!舔什麼東西!不是只有美穴,還有旁邊週遭也要舔啊!」

「是……女王陛下。」

「啊…………喔噢……」

美織邊享受著炎輝舔穴的快感,邊摸著自己的雙乳,隨著炎輝的努力,美織
的快感逐漸累積。

「啊啊啊……要死了……要洩了……信雄親愛的……啊啊啊……」

從臥室裡傳來一陣淫蕩高亢的呻吟聲。

炎輝聽到了聲音,停了下來。

「啪!啪!沒你的事,給我專心的舔!別斷了老娘的「性」致!你這卑賤的
公狗!」

美織再次甩了炎輝兩巴掌,炎輝在被甩巴掌的過程中,感覺到了別樣的快感
,興奮中帶著一絲屈辱讓他放棄理會臥室的聲音,專心的舔著美織的肉穴。


炎輝頭埋在美織雙腿間,被美織雪白的大腿興奮的夾的死緊,有些窒息。

「喔喔……狗奴才……就是這樣……啊噢……太好了……對……爽啊……繼
續……喔噢……要到了……高潮了……噢噢噢……」

美織在炎輝賣力的舔弄下,終於達到了高潮……。

臥房傳來高亢激情的浪叫越來越頻繁,美織喃喃自語。

「裡頭聲音那麼大聲了啊……姐姐一定被幹的很爽吧……」

「走……和我一起去看看我姐姐性感的模樣。」

信雄聽到了房門被輕輕打開的聲音。

「妳喜歡被我幹還是被炎輝肏啊……?」

「被信雄哥肏……噢噢……」

「如果妳老公現在出現在妳面前妳還願意被我幹………?」

「喔噢……是……啊啊……我願意被信雄哥幹……又來了……啊啊啊……」

杏子不知道這是第幾次高潮,床上地上都滴滿了高潮的汁水。杏子屁股高高
翹起,像小狗般跪在床上,承受著信雄從後頭猛烈的抽插,淫穢的肉體撞擊聲啪
啪啪的作響。

「美織……把妳的狗奴牽進來吧……」

只見臥房的門被打了開來,美織穿了高跟鞋、網狀吊帶襪,黑色皮質的情趣
胸罩,一手拿著皮鞭,一手牽著狗鍊出現在房門口。跟在後頭的,狗鍊的另一頭
是自己的丈夫炎輝,嘴上含著汙穢的布料,像是襪子又像是內褲,緩慢的跟在後
頭。

「杏子……沒想到吧……正經八百的老公竟然是被虐狂……炎輝在學校性侵
女童,被美織看到……結果主動露出被虐的性格……怎麼樣……炎輝……沒看過
杏子這麼淫蕩的一面吧……那都是你的雞巴太小……技巧太差……太早洩……讓
杏子欲求不滿……看我幹她幹的多爽……」

「噫呀!!!不要!!!老公……不要……啊啊啊……」

炎輝和美織突然的出現,讓杏子措手不及,姦情曝光的羞恥及刺激遠超過了
杏子的想像,在老公面前的淫蕩的高潮和無恥的浪語讓杏子感到無地自容。隨著
最後的那塊遮羞布被掀起,道德崩壞的神經加速了她攀上了另一波的高潮。

「姐……我們已經在外面看很久了呢……」

「嗚嗚……」

炎輝滿口苦澀想說出口,嘴巴卻被沾滿自己精液的腥臭襪子塞住。

美織看炎輝的想說話,一腳擡起踩到炎輝的屁股,高跟鞋跟抵在炎輝的屁眼
上。

「狗奴才……看到我姐高潮,你不高興嗎?你的小雞巴能滿足誰啊!你這變
態……連屁眼都還沒插進去……光這樣就射精了……沒用的男人……」

「為什麼……啊啊啊……」

為什麼會這樣?丈夫的改變、自己的改變,是被設計的,還是自身的墮落。

杏子沒有得到答案,在炎輝驚訝、興奮、痛苦的眼神注目下,杏子恥辱的在
高潮過程中失去了意識。

「神阿……這是天堂……還是地獄……」這是昏迷前,杏子最後的意識。

「啊啊……幹我……親愛的……信雄學長……啊噢……要洩了……」

「姐……妳又高潮啦……已經第三次了吧……啪!狗奴才,看著老婆被別人
幹到高潮爽不爽啊……我高貴的腳踩你的雞巴踩的爽不爽啊……快……求我老公
幹的你老婆……」

「爽……喔……高貴的女王踩的奴才的雞雞好爽……喔……請信雄用力幹我
老婆……把精液射進我老婆的體內……讓我老婆懷上你的孩子……喔喔喔……女
王陛下……我想射了……」

炎輝雙手反綁,屁股插著一根電動陽具,勃起的陰莖讓美織用高跟鞋踩著,
杏子像母狗跪在地上,在炎輝的正上方讓信雄肏著,高潮的淫水滴在炎輝臉上。
看到老婆被人幹的如此性感,炎輝心中充滿興奮,被踩著的陰莖抖了幾下,精液
射了出來。

「沒用的男人……調教這麼久還這麼快射精……真是養不大的賤狗……把自
己的精液舔乾淨……」

那天最後一塊遮羞布被掀開後,每隔幾天信雄夫妻就來到杏子的家裡,美織
扮成女王調教炎輝,信雄則找上從聖潔徹底墮落的杏子,帶給她毒品般難捨的性
愛高潮。

「老婆……別管他了……來舔舔妳姐的浪穴……」

信雄摟著杏子坐到沙發上,將杏子的雙腿大開插了進去,美織照著信雄的吩
咐在兩人性器的交合處,妖媚的伸出舌頭。

「啊噢……妹妹……信雄老公……神啊……太爽了……啊啊啊……」

(END)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