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嘉:爸,再內射我就懷孕了… [1/3] – H小说
父母離婚,她與妹妹都跟著母親過,但嘉嘉很想念父親。
母親從離婚後,對她一直非常敵視,常說是因為對她的管教方式,與父親起沖突,二人才會離婚。
所以嘉嘉自小心中就有罪惡感,父母親離婚都是因為她。更因為嘉嘉長的像父親,母親一直把對父親的恨意發洩在嘉嘉身上,嘉嘉不敢批評母親對她的欺淩,只是偷偷躲起來哭。
在母親刻意的挑撥離間下,妹妹也把嘉嘉當外人,跟嘉嘉的感情一直很淡,嘉嘉心裡有苦說不出,只有藏在心裡。
家裡的環境並不差,母親靠著父親每年的贍養費,生活過的還不錯,不過嘉嘉過的像貧民。

高一時嘉嘉就想搬出去住,但母親批評她自私,她辛辛苦苦把嘉嘉拉拔長大,嘉嘉居然不幫她照顧家裡及妹妹,不孝至極。母親的唱作俱佳,聲淚齊下,所有親朋好友幫著勸說,嘉嘉只好打消念頭。
只是挺拔俊俏、亭亭玉立的嘉嘉,身旁的追求者眾多,為她招來不少麻煩。
母親警告過她,不準嫁!除非對方很有錢。
嚴禁嘉嘉交男朋友,否則就是對不起她。

嘉嘉的父親是個室內設計師,對嘉嘉非常疼愛,只是由於母親的阻礙,不太常來看嘉嘉,但他鼓勵嘉嘉去找他。
嘉嘉也曾去找過父親,只是一回家就被母親毒打,罵嘉嘉不知廉恥背叛她,傷透她的心,妹妹也責備嘉嘉的不是。
只跟嘉嘉差一、二歲的妹妹,自小就被母親洗腦,仇視她們的父親,只有嘉嘉會想念父親。
苦命的嘉嘉就像個灰姑娘,但不知她的王子在那裡?

畢業前二個月,母親又在電話裡跟父親吵架,嘉嘉剛作完家事,卻無故被母親毒打一頓,若不是鄰居制止,嘉嘉可能會被打到住院。
這一晚嘉嘉真的傷的很重,噙著淚帶著證件及簡單的行李,離家出走了。
在車站排回的嘉嘉不敢去找爸爸,怕他看見她的滿身傷痕。也不敢去找同學,怕母親找對方麻煩,告對方誘拐未成年。
一聽見嘉嘉離家出走,志揚怒不可遏。
「報警?嘉嘉是離家出走,報什麼警?」
「你心虛不敢報!我來報!」

「嘉嘉出走只有你擔心嗎?我們母女二人都很關心她的!」
「關心嘉嘉?收起你的謊言吧,女兒在外流浪,生死不明,你居然敢跟我說你關心嘉嘉?要是嘉嘉有個三長兩短,我決不原諒你!」
志揚跟前妻撂下狠話,掛了電話。
「媽?嘉嘉沒去爸那邊嗎?」
「我就說她下賤!肯定跟男人私奔了!」
「可是媽,追嘉嘉的男人都沒找到她,她會跟誰呢?」
「算了!媽有你這乖女兒就夠了。」
「媽?要不要去報警?」
「報什麼警?丟我的臉丟得還不夠嗎?」
「可是,爸他?」

「他憑什麼報警?你們兩個是跟我,媽才有立場跟資格去報警,他連備案的資格都沒有。」
志揚沒空跟前妻吵架,他發了瘋的開著車到處去找女兒。直到深夜淩晨時分,志揚才在車站找到嘉嘉。心疼不已的志揚,帶著嘉嘉回他的住處。
渾身傷痕的嘉嘉,根本無法洗澡,只好先換件套頭的睡衣。志揚小心翼翼的幫嘉嘉背後上著藥膏,看著女兒梨花帶雨的嬌容,以及碰到痛處時深蹙蛾眉的幽怨表情,不禁心裡咒罵著前妻的歹毒,怎能忍心毒打如此聽話的孩子,而且還是自己的親生骨肉。

「嘉嘉,對不起!都是爸爸不好。」
「不關爸的事,是媽太偏激了。」
「從今天起,你跟爸爸住吧,如果你媽再鬧,你跟爸爸一起出國。」
「我也想,但我還沒畢業。」
「嘉嘉,學業比不上你的身心健康,以你的成績到了國外不怕申請不到學校。」
「那媽和妹妹怎麼辦?」

「我會直接匯款匯入你妹妹她們的戶頭,直到她大學畢業。」
志揚堅定的留下了女兒,不讓她再回母親身邊,他絕對不允許嘉嘉身心再被前妻虐待。
幾天下來,嘉嘉在志揚的細心照料下,身上的傷痕已逐漸消失,而她的母親不知是自認理虧還是別的什麼原因,居然沒有來聒噪,父女倆自然也不想去理會那令人掃興的人。
嘉嘉渡過愉快的三周,父女倆感情與日俱增,越來越親密。

嘉嘉的理解力強、想法新穎,為志揚帶來非常豐富的創作靈感,嘉嘉還能對志揚的設計提出相當具有建設性的建議。
一晚志揚參加酒會回來,嘉嘉穿著睡衣把志揚扶進屋裡,志揚在酒會時因嘉嘉建議設計受到相當大的肯定及稱贊,一時太高興喝多了。
志揚在浴室吐的一塌胡塗,嘉嘉溫柔的替爸爸放熱水、寬衣。

父親健壯的胸膛讓嘉嘉心跳臉紅,當嘉嘉看到父親內褲時,猶豫了一下,幫志揚脫下最後一件衣物,志揚的心中也浮起異樣的情愫。
「爸,你先泡個澡,我去幫你倒杯熱茶。」
嘉嘉羞澀的離去,志揚接過女兒送來的熱水、漱了口,精神已略恢復。
嘉嘉捧著一杯茶回來。
「爸,喝茶。」
志揚接過杯子,杯子滑落,嘉嘉趕緊去接,沒接到杯子,整個人卻栽進浴池,栽進志揚的懷裡。
那是一個雙人按摩浴缸。
嘉嘉的睡衣裡只有一件內褲,豐滿的雙乳在濕淋淋的衣服下,顯露無遺。
志揚忘我的伸出手,握住嘉嘉的雙乳,輕輕揉捏著。
「爸……」
志揚嚇一跳,縮回雙手。嘉嘉卻將志揚的手抓回來,貼住自己的豐乳。
「嘉嘉?」
嘉嘉貼近志揚,獻上自己嬌艷欲滴的紅唇,貼上父親的唇。
志揚一手摟著嘉嘉的腰,一手揉著嘉嘉的雙乳,舌頭侵入嘉嘉口中,忘情的汲取嘉嘉的香澤汁液。
「嗯……」
嘉嘉的手在水中抓住志揚的陰莖,輕柔的愛撫著。志揚的感官神經被挑起數年來不曾有過的情欲狂濤!
志揚低頭含住嘉嘉的乳頭,隔著濕衣挑逗著。

「啊!爸爸!喔!……好舒服……唔……嘉嘉的奶奶……好舒服……」
志揚掀起嘉嘉的睡衣,富有攻擊性的含住嘉嘉日漸豐滿的乳房,輕咬、含吮……
「哦……!」
嘉嘉抱著志揚的頭,極力挺胸,恨不得父親有兩張嘴,含吮她的兩顆蓓蕾。
嘉嘉在水中脫下內褲,讓自己跨坐志揚的大腿上,一雙柔夷在水中找到父親的肉棒,厮磨著……
「唔……爸……好舒服……好癢……」
志揚右手下潛至水中,按摩著嘉嘉的陰蒂,接著費力的插入嘉嘉的陰道中,緩緩抽插著……
「啊!爸爸……!唔……嗯……」
嘉嘉分開腿,配合著父親手指的動作。
志揚看著嬌俏可人的女兒,在他懷中晃著豐滿柔軟的雙乳,眼光迷離,享受著他手指頭帶給她的歡愉。

「嘉嘉?」
志揚控制住體內的噴薄欲出情欲,不想傷了嘉嘉,不去想象沖破世俗倫常。
「爸、我愛你。」
嘉嘉的眼中也閃著情潮及愛欲,深情的告白讓嘉嘉心頭小鹿亂撞。
「我們是父女……如果真的……」
嘉嘉吻上志揚,急切的舌吻讓志揚知道女兒的堅定。
說著就握著志揚的手向她的下面摸去,當志揚手指觸碰到她的兩片花瓣時,志揚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子把她壓倒在下面,舔著她的乳房,她開始褪去自己的已經濕透的睡衣。
「爸爸,愛我……」
嘉嘉摸著志揚早已青筋暴漲的大雞巴。

「爸爸,要對我溫柔一點。」
志揚著了魔般的將肉棒緩緩靠向女兒的陰道,很快被擋住了,志揚一點、一點插下去。
「啊……」女兒露出痛苦的表情。「爸爸,要了我吧……」
志揚將龜頭擠入嘉嘉的陰道裡,在障礙前停了下來,一但沖破這層障礙就真的萬劫不復了!「嘉嘉,會有一點痛,你可以嗎?」志揚希望能讓嘉嘉做決定,如果嘉嘉決定下地獄,他會陪著她,無論是刀山火海,只要嘉嘉一句話。

「愛我。」嘉嘉羞澀的搖搖頭,對志揚來說卻是天崩地裂一般的強烈震撼。
志揚一邊親吻著嘉嘉柔軟的乳房,一邊向外抽出一點,再插入,往復了幾次,終於突破了。
「嗯!啊……」龜頭戳穿了嘉嘉的處女膜,一股撕裂的痛楚,貫穿嘉嘉全身。
她不禁下意識的更緊的摟住了自己身上的父親,延緩了他的進一步行動。
志揚體貼的停下來,深吻著嘉嘉,一手揉著嘉嘉的陰蒂,刺激嘉嘉的子宮深處,陰道內不斷分泌出淫水,滋潤著志揚的肉棒,志揚知道女兒基本上已經適應了。
「嘉嘉,爸爸要來了」志揚在水中與嘉嘉結合,緩緩抽動著。

「唔……爸爸……我愛你……」嘉嘉知道今後她們父女間不光只有血緣的聯系了,而是一生情愛癡纏的羁絆。
過了一會兒,火辣的痛楚過去了,隨著而來的是一波一波的快感從嘉嘉小穴沖上頭頂。
「很痛嗎?」
「一點點……我的肚子好漲……爸……你好大……啊……!」
「你要爸爸停下來嘛?」
「不要……」
嘉嘉深情脈脈的盯著志揚的雙眸,激情通紅的雙頰,美極了!
「請你狠狠的愛我!爸爸!我現在已經是你的女人了……」
「爸爸也愛你!」
志揚拋開顧忌,此時兩人早已忘掉了一切,志揚忘掉了被他壓在身下的是他的親生女兒,忘掉了他與她之間的血緣。
忘掉了倫常,忘掉了廉恥,嘉嘉雙手抱住志揚的脖子熱烈的回應父親的吻,不停的吸著父親伸入她嘴裡的舌頭。
此時的他們已忘記他們的身份,現在的他們只是單純的男女本能而已。

他們只想擁有對方、占有對方的愛,什麼倫理道德、父女關系、亂倫禁忌,早拋在腦後了,寂寞孤苦的二人腦海中只有欲,志揚漸漸加快速度在嘉嘉體內狂馳。
「嗯!好……舒服……唔……哦……爸……嗯……」
池中水隨著父女倆的律動,如浪潮般湧動著,在浴池內第一次結合,舒服的讓嘉嘉禁不住地呻吟出聲,那如泣如訴的聲音如春曉翠啼,杜鵑泣血般的婉轉動人。
「啊……好……爸爸……好幸福……真的……好舒服……」
「哪裡舒服?」志揚的雞巴又快速地重重頂到了底。

「那裡……」
「那裡是哪裡?」他停住了動作。
「是……」嘉嘉夢呓地回答:「是……下面……小、小穴…嘉嘉的小穴…」
聽見了女兒幽怨動人的呻吟,志揚的雞巴更加瘋狂地幹著嘉嘉的小穴。
「嗯……哦……我好美……好美……嗯……」
「嗯……哦……哦……乖女兒……我也好舒服……」
嘉嘉的小穴流出好多淫水,淫水愈多,嘉嘉的淫叫聲也愈來愈大聲。
志揚開始加快了速度,嘉嘉的小穴真的好緊,每次抽插都會傳來一股熱流讓他從頭爽到腳,這是有過多年性經驗的他未曾享受過的。
「哦……用力啊……爸爸……啊……怎麼會……啊……啊……啊……怎麼會是這樣……別……那裡不要……啊……好奇怪……啊……還有點……嗯……啊…
…」
嘉嘉的蜜穴裡柔軟、濕熱的皺褶嫩肉不停的蠕動著擠壓父親的肉棒,讓志揚需要更用力的將肉棒往裡頂。
志揚不顧一切地瘋狂抽插著,每一次都整根沒入,再整根抽出,雙手緊緊抓住嘉嘉的雙乳。同時他也將臀部往下壓,讓肉棒每次都深深的抵住嘉嘉的子宮口,抱著嘉嘉的豐滿的小屁股大力揉搓,讓抵住嘉嘉花心的龜頭用力的旋轉摩擦。

在志揚的狂抽猛插之下,嘉嘉的蜜穴裡的嫩肉激烈的蠕動收縮著,緊緊的將父親的肉棒包裹住。
志揚也沒太過得意忘形,畢竟嘉嘉還是初經人道的青澀少女。當他看到女兒面帶痛楚的緊張神色,他趕緊把肉棒從女兒體內拔了出來,將一股股的精液狂噴到嘉嘉的雙峰上。兩人氣喘籲籲的抱在一起,泡在浴缸裡,志揚心疼的愛撫著女兒的長發,幫助她平復那尚未退卻的激情。而第一次看到那滾燙熱流的初為人婦的嘉嘉,不禁對從爸爸肉棒裡噴灑出來的精液產生了極大的興趣。「這就是爸爸的…」嘉嘉臉紅著用手指沾了一點爸爸濃稠的精液,放在瓊鼻下聞了聞。好濃烈的味道,爸爸可能好久都沒有……而這些,我當初……以後,我會不會為爸爸生孩子呢?嘉嘉臉紅紅的的胡思亂想著,臉上卻漸漸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嘉嘉,喜歡嗎?嘉嘉?」
「嗯?」
「你真的要做爸爸的女人?」
「你不要我嗎?」
「當然要!但我們父女做愛是亂倫。」
「我只知道我愛爸爸,嘉嘉什麼都不要求。」
「你媽會說她是對的。」
「她是個悲哀的女人,不懂得珍惜她所擁有的。」
「我可愛的小天使,為什麼你是如此的成熟,這些道理你媽到現在都不明白。」
「大概是吧,爸爸我只知道我想你,在她家裡我無時無刻的在想你,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支撐下去。」嘉嘉想起來這幾年的情形不禁更往爸爸懷裡鑽了鑽,像只受了傷的羔羊一樣。

「不過我學會了保護自己。」
「嘉嘉,別說了,爸爸對不起你,讓你受了這麼多苦,而現在我們…」
嘉嘉阻住爸爸繼續說下去。「爸爸你愛我嗎?」
「是,你誘惑了爸爸,讓我迷惑了18年。」
「這麼說你早就愛上我喽!」
志揚蜻蜓點水的輕啄嘉嘉的唇。
「對,嘉嘉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奇跡。」
「那麼媽媽說對了,你們離婚,我是罪魁禍首。」
「不!我是因為無法忍受她的無理取鬧才離婚的。」
嘉嘉有點失望。
「真的嗎?」
「我很慶幸早早跟她離婚。」
「你是在等我長大嗎?」
「也許是吧。」志揚雙手伸到女兒腋下把她抱了起來,將嘉嘉嬌小的身子完全的摟入懷裡說道。
嘉嘉看看胸前已經有點半幹的精液,不禁又有點不好意思,但隨即一想到那是父親的精液,父親這樣毫無保留的將精液噴射到她身上時,不正是代表父親對她的愛嗎?一想到這,嘉嘉更覺得幸福無比,臉上也露出甜甜的笑容。
「嘉嘉!你在笑什麼?」志揚把女兒放開,讓她靠坐在浴缸的邊緣。
「沒有啊!」
「還說沒有?告訴爸爸什麼事那麼好笑?」
志揚讓女兒坐好後,雙手放在女兒的膝蓋上,看著心愛的女兒笑起來的模樣感覺像是他新婚的老婆!
「我只是想到爸爸剛剛把所有的那個全射在我身上時,看到爸爸興奮的樣子就感到好幸福,平時都覺得爸爸是那麼沈穩,難得看到爸爸這麼激動的樣子。」
聽到女兒這麼說,志揚不禁有種啞然失笑的感覺,這算什麼,被女兒調戲了?
再看看女兒的玉乳上還掛著他剛剛所射的精液時,他不禁有感到一陣口幹舌燥。
「傻丫頭,把它沖掉吧。」
「但是這是我和爸爸第一次相愛的…」
「那麼?」
嘉嘉看出爸爸眼神中分明的期待著什麼,似嗔似喜的看了爸爸一眼,用手指頭將爸爸的初精收集到了白嫩的手掌裡,看到爸爸眼中的喜色,只好輕輕的用小香舌舔了舔,似乎覺得味道還可以接受,狠狠心,閉著眼將所有的精液都喝了下去。

「這是我和爸爸愛的最初見證……」
志揚看到女兒的行動,激動的將頭貼在女兒修長的雙腿間,他看到原本飽滿的陰阜因為他的擠壓而顯得平坦,蜜穴更因為他的抽插而有些紅腫,蜜穴口上的陰唇更流出女兒的淫水和女兒初次貞節的一絲鮮血,使他忍不住的伸出舌頭開始親吻女兒的蜜穴,像是要替女兒舔拭傷口一樣的輕柔、小心。

「嘉嘉還疼嗎?」
「開始有一點,現在沒事了。嗯……啊……哦……爸……好美啊……啊……」
志揚看到女兒很享受的表情,就將女兒的下身往自己臉上貼,舌頭在女兒的陰阜上舔著,一會兒舌頭伸入女兒的蜜穴裡,他仔細的舔著女兒的陰唇上的每一部份,又將舌頭伸到女兒的陰蒂上舔著。
「啊……爸……啊……就是那兒……啊……好……舒服啊……」
父親溫暖的舌頭的舔舐,讓嘉嘉的身子如觸電般的一顫一顫,原本撐在浴缸邊的雙手,也不由自主的扶著父親的頭,將他更深的推向自己的花蕾,同時忍不住用白皙修長的雙腿勾著父親的脖頸。
「啊……好啊……好舒服……好美啊……啊……爸……」
最後志揚的嘴整個罩住嘉嘉的陰唇,開始拼命吮著女兒蜜穴裡所流出來的愛液,舌頭伸入女兒的蜜穴裡,像肉棒抽插一般的出入。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