鄰居是年輕漂亮的姐姐 (27歲已婚) 幫她老公滿足她 [2/3]

「哦…呃…好舒服……啊…,我從來沒有這麼舒服過」她激烈的喘息著,像個慾求不滿的熟婦那樣不知廉恥的嚎叫。

「不行了,來吧…快進來吧…讓我滿足吧。」

「來吧是什麼意思?姐姐要說明白點,我聽不懂。」 我故意挑逗她的性慾。

「我要你的弟弟插進來,快讓我舒服些,干死我吧,我什麼都不在乎了。」被性慾沖昏頭腦的姐姐已經毫無廉恥可言了。

「我要插進來,準備好,可別哭哦。」我雙手抓起她的兩隻腳踝,按向姐姐頭的兩側,淫蕩的陰戶完全暴露在我眼裡,挺起的肉棒「咚」的一下插進了淫水滿滿的肉穴,她母狗般的呻吟了一聲,使勁抓著腳,身子向下挺進,老二狠命的幹著美穴,「噗嗤噗嗤」的聲音充蕩著整個屋子,淫水越流越多,床單被濕了一大片。

「干死你這隻母狗,淫蕩的小騷貨,讓你哭著求饒。」

「呃…恩…插死我吧,盡情地操我吧,我就是母狗,讓我瘋狂吧,嗯…啊……」 她拚命地扭動身體,腦袋也在搖動中。

照著這個姿勢幹了一會兒,我把她拉過來,讓她雙腿夾著我的腰,玉腳頂著我的屁股,向下壓著我幹她,採取主動,又抽插了不少回合。

那副淫蕩相,我想玩玩她,於是停止繼續抽插了:「我累了,今天就玩到這吧,要想繼續,說好話才行」。

「哥哥,不要停,我從來沒這麼爽過,第一次知道做愛這麼舒服,求求你,干死我吧,我下面火辣辣的,好像有成百隻蟲子在爬一樣,需要這樣強壯的棒子來捅一捅,好癢啊,繼續好嗎?求求你,我什麼都聽你的,盡情地干我吧……」。淫蕩姐姐哀求的叫著。我用九淺一深的方式又搞了她一陣,搞得她性慾更加旺盛。又求我說:「速度快點,使點勁,不要玩弄我了,讓我高潮吧,求求你,好哥哥∼∼∼。」

「好,不過你什麼都要依著我,這樣我才讓你舒服。」

「可以的,什麼都依你,我是你的奴隸,你想幹什麼都行,快干我吧,我慾火焚身了。」27歲的人妻從來沒有感到做愛是這麼美妙,丈夫從來沒有帶給她這麼多的樂趣,那種男人只是自己合適就行,爽夠了不在乎女人的感覺,妻子從丈夫以外的男人身上得到了快樂,第一次發洩了激情,生過孩子的女人是最需要性愛的,就像火焰澆上油那樣變成烈火。平時壓抑在內心的真正的自己第一次衝了出來,這個時刻女人是最美麗的,沒有顧及的思想,就好像純潔的靈魂一樣,用火焰燃燒著自己∼(不說這些了,進入正題)

我加快抽插速度,操了大約兩百多下,淫水狂噴,乳汁也興奮地溢了出來,她用手使勁擠捏著乳房,奶水像噴泉那樣濺到半空,又落到我的背上,散射的到處都是,母狗呻吟地喊道:「我要高潮了,再快些,盡情地射吧,現在不是危險期,射在裡面,讓我感受一回男人吧……。」

一團溫熱的白色液體爆發了出來,陰道裡填得滿滿的精液混合著淫水直往外流,順著陰道小溪般的流出來,我趴在姐姐的身上喘息著,胸貼胸,臉貼臉的挨在了一起,汗水混合著,房間充滿汗水,精液,淫水的混合氣味。我和姐姐交合的很快樂。她漸漸清醒了,用香舌舔著我的嘴。

「你真厲害,我剛才真的好舒服啊,以後要多多指教啊。」還是那種可愛又淫蕩的表情。

我笑著說:「還有很多姿勢沒試過呢,每個都爽得你要死,想不想試試?」

「當然要,不過不是現在,我已經太累了,我知道你還有很多力氣,暫時先饒了我吧,好不好嘛?」

我和她相視一笑,然後默默無語地舔著她身上的汗水。

擁抱著睡了一覺,起床後都是傍晚了,我的家人也該回來了,我打算告辭了,姐姐依依不捨地說:「要走了嗎?晚上還過來好不好,我一個人在家好寂寞,女兒今天剛送去幼兒園,老公今晚又不回家睡,我想你能陪陪我好嗎?」

「我就住隔壁,想來就來了,次數太頻繁,會被家人懷疑的,我會找機會過來看你的,別忘了你答應要依著我的,而且我還要教你嘗試其他做愛姿勢,我走了。」

到了晚上,我找了個借口說和同學聚會要一宿不回家,瞞過了家人。偷偷溜到鄰居姐姐家與她偷情,我輕輕敲了對面的門,姐姐微笑著把我拉進了屋,她可真漂亮,身上穿著吊帶的紫紅色背心,(前文說到她的頭髮也是紫紅色的偏紫)也沒帶奶罩,下身穿著灰白色的短牛仔褲,光著兩隻白嫩結實的大腿,看得我心裡直癢癢,恨不得現在就上床幹她。進了屋裡我們徹底放鬆了,整個晚上依偎在一起,互相打情罵俏,就好像我們是夫妻那樣。後來我們一起去浴室洗了澡。

浴室裡,我們脫得一乾二淨,姐姐赤裸裸的身體讓無數男人為之動情,成熟豐滿的身材格外顯得女人味十足,堅挺渾圓的雙乳摸起來軟軟的富有彈性,我揉搓著她的兩隻大奶子,依然會流出令我口水欲滴的奶汁,我抓著乳房吮吸著微甜的鮮乳,這場景足以令許多男人羨慕。我一邊給她淋浴一邊抓捏著她高翹漂亮的屁股,手感好極了,搓著她的屁眼兒。姐姐溫熱的身體不時的微微顫動一下。她坐在浴缸的邊沿,我跪在她腳下,把臉湊到她黑黑的陰毛下面,她扶著我的頭,我溫柔地舔著她的陰部,不知不覺地淫水又氾濫出來,小淫婦這麼快就有感覺了,莫不是想讓我現在就操她。我站起身,肉棒也高高的站立起來,姐姐飢渴地瞪著我的老二,我猛地抓起她兩隻大奶子夾起了我的肉棒。

「幫我乳交吧,姐姐。」

她就這樣托著大乳房邊揉搓邊擠壓著玩弄我的陽具。

「舒服嗎」?「太舒服了,姐姐的大乳房我好喜歡啊!」

奶子完全包住了肉棒,我攥著乳房開始使勁地抽插起來,姐姐低下頭舔著我的龜頭,一番抽送後,龜頭裡噴出一股白色黏液全部濺到她的臉上、粉嫩的脖子上、還有大乳上。姐姐用手全部抹下放進嘴裡吞了。開始洗澡了,姐姐用雙乳擦上香皂給我洗擦身體,我的身體麻麻的,軟軟的,真是舒服死了,她用陰毛蹭我的身體和腿,令我飄飄欲仙了。真是想不到:平時秀雅大方的姐姐動起情來還真是條母狗,她老公真是不會享受啊,白白便宜給了我。

心中暗喜。洗完澡後,我抱著赤裸的姐姐上了她的臥床,曾經和老公覆雨翻雲的地方如今成了我的戰場,準備大幹一場了,剛才浴室只是前戲,有趣的還在後頭。我平躺在軟綿綿的床上,她趴在我的身上,大奶子貼著我的胸,就這樣我們開始狂吻起來,我吸著她伸出來的嬌舌,嘴對嘴,舌纏舌,兩隻舌頭好像是兩條蛇交纏在一起。不一會兒,她站起來忽然在我臉上蹲下來了,這個姿勢好淫蕩啊,女人用大便的姿勢蹲在男人的臉上,我越來越覺得興奮了,這騷娘們兒在想什麼,竟然主動用這個姿勢,難道想在我臉上撒尿不成?我暗想著……

「幫我舔舔這裡可以嗎?我從沒試過這個感覺,你願意幫我實現嗎?我對你現在已經毫不保留了,你可以盡情的玩弄我,我喜歡上你了」姐姐有點羞澀地說。

我抱著她的美臀把小穴湊近我的嘴上,輕輕地舔弄著,她很快就興奮地淫叫起來,我吸著小穴,輕輕舔著陰蒂,溫柔地咬著陰唇,用手撥弄著她的陰毛,總之用最能挑逗的方法玩弄著她的下體,她拚命用陰戶蹭著我的嘴唇,小穴偶爾埋沒了我的鼻尖,淫水流進了我的嘴裡,順著臉上流下來。動作越來越激烈,姐姐起身掉轉身體直接把大屁股坐到我的臉上,陰戶對我的嘴,壓得我喘不過起來,(難道這娘們兒喜歡做男人的臉,怎麼有點SM啊)

「嗚 不要啊姐姐,你想憋死我嗎?偶爾要讓我喘口氣啊,你的大屁股坐在我的鼻子上,讓我好難過啊。」我奮力地說。

「乖弟弟,你忍受一下好嗎?我好舒服,啊 恩 我喜歡這樣,讓我有快感,滿足我吧 」

她邊說話邊發出呻吟般的哼聲,菊花洞摩擦著我的鼻尖,她用手開始搓弄小穴,淫水順著陰道淌得我滿臉都是,我張著嘴喝了不少,姐姐的淫水當然由弟弟品嚐,不能浪費啊。她終於舒服得差不多了便伏下身開始玩弄我的老二,纖纖嫩手套弄著肉棒,含在嘴裡來回伸來進去,很快我的肉棒又恢復往日的雄風。讓她舒服了這麼久,現在終於可以操她了,她藉著陰道的淫水慢慢地坐上我的肉棒,滑溜溜的,一下子就吞沒了我的陰莖,我伸出手開始搓起兩隻木瓜般的乳房,不時地掐一下早已挺起來的乳頭,姐姐有如電擊般的快感。

她開始緩緩地抽送我的肉棒,漸漸地變為身體直上直下坐向肉棒,我們都很快興奮了起來,她半蹲在床上兩腳在我身體的兩側,陰莖插在陰道中,繼續快速的送進送出,「恩 好舒服 啊 」她又開始浪叫了。就這樣抽插了一會兒後,我要交換主動權,讓她跪趴在床上,後背對著我,我用狗交式的姿勢搞起她來,這是我最喜歡的姿勢,看到女人如母狗般雙手扶在床上,挺起屁股,屁眼兒與騷穴一覽無餘地暴露在我眼前,我爽極了,毫不猶豫地把肉棒插了進去,按著她肥肥的屁股,身體一前一後的那樣挺進挺出,大肉棒快速直搗淫水狂噴的騷逼,姐姐的淫叫聲混和著汗水瀰漫在空氣中。

我把她的雙手反縛在背後,一隻手按著她的胳膊,另一隻手按著她的頭,把她按在床上,用身體壓在她香汗淋漓的背上,由狗交姿勢變為強姦姿勢,使她完全聽我的擺佈。這個姿勢連續抽插了幾百下,在她高潮時我把精液射進了她的身體裡,我們二人均軟弱無力,她平趴在床上喘息著,我則趴在她的身上,老二雖然軟化了但還插在陰道中,精液從莖與洞的縫隙中流出來。我舔著她的耳朵和玉頸。在這疲憊的狀態下我摟著她一起睡了。

天濛濛亮的時候姐姐問我:「我上午有半天工作,你在家裡等我好嗎?好好睡一覺,恢復一下精神,冰箱裡有早餐,餓了就先吃些,我中午回家後再來照顧你,好嗎?」

我睡眼惺忪地說:「這麼早就去上班,把我甩在這裡,好的,我不用回家,家裡也不管我,我等你中午回來,只是你老公會不會回家來?」

「你放心,他白天工作都很忙的,即使晚上都是偶爾抽空回家,我女兒在幼兒園,沒有人可以打擾我們,你再睡會兒,等著我回家吧,我去上班了。」說完她開始戴上胸罩起床穿衣服,順便吻了我一下。我又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我起床以後在姐姐家裡悠閒地地待了一上午,大約十二點半的時候,我聽見高根鞋悅耳的踩踏聲,接著門鎖便被打開了。「我回來了,你在哪?快出來接我,想我了吧。」姐姐歡快的聲音傳了進來。我躲在門後偷偷看著她,穿上職業裝的姐姐總是令我感到高雅和莊嚴,典型的成熟職業女性,怎麼也想不到裸體的她竟然是如此的淫蕩,虛偽的外衣下才是她真正的自己,夜裡的那副騷模樣恐怕連她老公都不曾見過。我從門後突然跳了出來,從背後抱起吃了一驚的姐姐,我胸貼著她的背,手隔著衣服抓起了豐滿的大乳房開始揉搓。

「你好壞啊,突然來抱我,這麼心急,等我換了衣服洗了澡再說,外面天氣太悶熱,出了一身汗,讓我休息會兒。」姐姐請求地說道。

這時我已經站在了她的面前,發現她今天格外漂亮,上身穿著白色的女性襯衫,也許是天熱的緣故,或許是胸部大的關係,領口開得挺低,渾圓高翹的奶子頂著薄薄的襯衫,下身穿著短短的淺藍色的裙褲,一雙修長的美腿套著黑色的淺網紋高筒襪,鞋子已經脫在門外,是黑色的高跟鞋。她光著腳進了屋,我順勢跟了進去,把門帶上。姐姐坐在床邊流著汗準備脫衣服,她把一隻腿搭在另一隻腿的膝蓋上,腳高高的翹著。我走過去蹲了下來捧起她的美足:「姐姐,你今天真漂亮,沒想到你的小腳也是這麼秀美,讓我舔一下吧。」不等她回答我抓起她抬著的腳貼向我的臉上,深深地用鼻子吸了一下,好香啊,一股女人特有的足香加上剛脫下高根鞋的味道。(本文開始的時候我只是聞她的鞋子,如今終於可以聞到她的美腳了)隔著絲襪我開始舔她的腳心,咬一下腳趾頭,加上絲襪的光滑舔起來很有感覺。

姐姐笑出聲來:「好癢啊,不要這樣舔,而且我沒有洗腳呢,很臭很髒的。」

「不要緊,姐姐不是說過什麼都要依著我嗎,我喜歡這樣,等會兒還有更刺激的呢,今天讓弟弟好好服侍你吧,你留宿我一夜現在報答你,保證讓你爽歪了。」

說罷我開始脫她的絲襪,邊脫著邊用嘴從上到下地舔大腿,絲襪已經褪到腳踝處,我雙手各按著一隻肉感光滑的大腿,開始輕輕地撫摩起來,不時地捏幾下,我伸長舌頭舔著她的大腿內側,口水流了她滿腿上都是,大腿內側是女性敏感部位之一,加上我的技術令她很快舒服起來,她也忘記正在流著汗,低下頭動情地望著我,用手愛撫著我的頭,就像媽媽照顧孩子般的體貼溫柔,女性都會激發出母愛的,尤其是對比自己年紀小的人。

慢慢的我開始舔她的小腿肚子,白嫩的小腿上絲毫沒有贅肉般的肌肉塊(有的女性由於長期腿部運動導致小腿肚子肌肉結實),滑溜溜的捏起來富有彈性。我索性把絲襪整個從她腳上脫去,那只粉嫩柔軟的小腳丫暴露了出來,是那樣的美麗,纖纖玉足上染著粉色的趾甲蓋,彎彎的足弓上翹的腳趾頭,我把嘴唇貼了上去,吮吸著腳趾頭,悶在鞋子裡的那股味道還依存一些,加上出過汗有股酸酸的香味,舔過女人足的男人都會有這種微妙的感覺,女人的腳也是敏感部位之一,有大男子主義的人不會享受到這種福氣的,何況女人其實也希望男人能夠舔自己的腳,這裡是女人的最後一道防線。我如今攻破了這道防線,舔著她的腳心,把美足含在嘴裡來回抽送著,那雙腳已經沾滿了我的唾液,濕漉漉地往下滴水。玩弄了一會兒美腳我開始往上面進攻了。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